主页 > 史书 > 文章列表

《乔家的儿女》原著:人头猪脑乔二强才是五兄妹最重情的人

发布日期:2021-11-27 08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同时,他也给自己罩着一层壳子,隔绝了所有可能的伤害,也隔绝了别人可能会有的关怀,浑身散发出生人勿进的气息。

  可事实上,他活得也很纯粹,从来没有过什么坏心思,敢爱敢恨,与人为善,重情重义!

  有一个乔祖望那样不靠谱的渣爹,十二岁的乔一成,早早地就开始操持一家人的日常生活。

  三丽和四美这两个妹妹,因为乔祖望的坚持,没有幼儿园可上,只能待在家里,可她们最多也就是在院子里疯玩。

  虽然他也很想吃,可乔祖望给的家用,也只够勉强买菜做饭,更别说买油条还要用粮票。

  直到有一天,乔祖望可能拿错了,多给了一两粮票,两兄弟终于买了一根油条拆开同吃。

  二强几乎是用吞的,吃了自己的那根油条,还吮了半天手指,看到有人买了一套烧饼油条,他更是无比震惊。

  可嘴巴却实在馋,还有一个极强壮的胃,用乔祖望的话说,二强的胃,就是吃个石头下去也能消化得了。

  二强在家最爱做的,就是到处翻东西吃,也只有在吃上才会有使不完的小心眼子:

  因为怕他偷吃乔祖望屋里的白糖,一成的眼睛就像长在他身上一样,时刻盯紧了他。

  这次,二强的铁胃总算遇到了克星,消受不了红茶菌,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,害得一成还以为他吃了老鼠药。

  可即使二强这样好吃,当年他一手养大的芦花被街委的人以投机倒把的名义宰了,一成拿回家炖了后,他硬是一口鸡汤都没有吃。

  老师们常说,乔一成是天,乔二强就是一领芦席,真是龙生九子,一个娘肚子里跑出两个天隔地悬的人物来!

 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生他的那一年,乔祖望喝酒喝得特别厉害,因为没钱还只能喝自制的劣酒,才伤了二强的脑子。

  二强生来就不是读书的脑袋,所有功课加一起都没有一百分,还傻乎乎的认为圆明园是被日本人烧的,留级留到要被学校退学。

  他不仅要替他们补功课,要替他们去开家长会,还要强忍着羞耻,替他们去领老师的批评,替他们丢人现眼。

  大哥气也好骂也好,他一味地只是嘻皮笑脸,就像是一块油盐不进的冻猪肉,整天没心没肺的。

  然而,也只有大家认为傻不拉几的二强,在一成高考时,坐在考场街边的护栏上,头顶着一块湿毛巾等着他。

  其实,他心里明白大哥的付出与辛苦,也总是默默伴着大哥,让他时不时能暖暖心。

  他会和大哥一起,去砸欺负了三丽的李和满家的玻璃,也会和大哥一起分担家事。

  牛野的爸爸是个海员,工资高,家里条件好,还总是带回家很多新兴起来的家电。

  二强彻底迷上了看电视,每天死皮赖脸地待在牛野家,后来更是跟着牛野他们学着穿着打扮。

  可当时又正赶上国家严打,他怕二强跟着那些人学坏出事,最后对不起死去是妈妈的灵魂,只好从宿舍搬回家里盯着他。

  这个长得有点像他妈妈的女师傅,不仅给他开小灶带菜吃,还一点点修正着他的生活习惯,教他好的行为举止,衣着言行。

  “她愿意看他一天天地干净起来,一天天地更加正派,懂礼数,一天天地,甚至连模样都周正起来。”

  她有一个讨债鬼一样的丈夫,三天两头到车间找她要钱,不给钱就家暴,拿到钱去做生意,会消停一段时间,可赔光后又会再次循环。

  他们在厂里偷偷地亲密喂食,在黑暗的电影院悄悄牵手,享受着这种隐密而微带着罪恶感的快乐。

  虽然很多人都不认可他们,马素芹的丈夫甚至在过节那天,去砸了乔家,打得二强昏迷住院。

  于是,他果断离了婚,和大他十几岁的马素芹再续前缘,哪怕她有一个十几岁的儿子智勇。

  他一旦认定了,就很难改变,芦花的事上是这样,待半截子同样如此,更别说他最初喜欢上的女人了。

  二强刚和马素芹结婚时,智勇很抵触,时不时会给他使一些幼稚的绊子,就像往他炖的汤里加凉水。

  智勇不仅用打工的钱给他买了好烟,甚至同意姓改成乔,作为二强生日那天的惊喜。

  这些都是家人之间的事,二强的赤子之心,在对待曲阿英一家时,更加让人佩服。

  曲阿英本是二强给乔祖望请的保姆,可却见财起意,看上了乔祖望的遗产和老宅。

  为了霸占乔家的房子,曲阿英忽悠乔老头,让他儿子儿媳女儿都进了城,住进了乔家,逼走了四美。

  于是,她就撺掇着乔老头,让她儿子去了二强饭店里帮忙,实则是为了偷师学艺。

  我看你这几个儿子女儿,二强是个最好心的,最软脾气的人,你去跟他好好说说,他不会不答应的。儿子跟老爹哪有隔夜的仇?何况也是相互帮忙的事。

  他不仅安排曲阿英儿子学着采买,给他报了新东方的班学厨艺,还教他怎么开饭店。

  哪怕最后曲阿英被赶出了乔家,他也继续让她儿子去自家店里打工,甚至还表示能安排她儿媳去帮忙。

  一成为了四美,一开始就留下杀手锏保住了老宅,可还是给了曲阿英一笔钱,还为她开了一间报亭维持生计。

  比如在面对七七这个弟弟时,虽然他也对七七的身世存疑,可他还是很待见他,更不吝于表达自己的善意。

  所以,一家人因为非典被隔离在老宅时,向来不善言谈的七七,才会和他有说不完的话。

  最后,一成想为弟妹们留下些东西,不想把自己一辈子的钱往水里扔,坚决不愿意住院接受治疗。

  他用一种孩子气的恶狠狠的语气,要大哥治病,跟一个拨着他们兄弟几个命运的人和一个看不见的盘较劲儿。

  我们从头到尾,看到的总是大哥一成为一家子操碎了心,却往往会忽略了和大哥同仇敌“汽”的二强。

  那么,二强就是他们这些亲兄弟热姊妹的粘合剂、凝聚力,才有了他们这几个精神上的连体儿。

  当他们小的时候,无力抓住幸福,命运却又不由分说地把,不幸交到他们手上,不要都不行。

  成长的过程中,他们相互给予,却又相互治愈,才一起渡过了生活里的那些痛苦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